您好,欢迎来到中国产经网我要投稿

当前您在:主页 > 产经资讯 > 热点资讯 >
正文

《时代周刊》:不读大学直升IBM的学校PTech

图为最新期《时代》杂志封面

  导读:美国不缺博士生和面包师,但水平介于二者之间的劳动力数量不足。四年高中不够、再读四年大学又浪费,2011年与纽约公立学校、纽约城市大学合作创办“4+2”模式的P-Tech学校。学生主攻STEM课程,毕业时除了高中毕业证还将获得副学士学位,以及IBM年薪过4万美元的一份工作。《时代周刊》最新一期封面文章详细报道这一教育实验。

  1885年,莎拉-古德(Sarah E. Goode)发明可以变身书桌的折叠床获得专利,从而成为是美国历史上首批获得专利权的非洲裔女性之一。Sarah E. Goode 还是芝加哥南区一所高中的名字,这所学校正在重新定义21世纪教育的意义。

  Sarah E. Goode高中一年半前成立,在那里学生不叫学生而叫“发明家”,主攻STEM (科学、科技、工程、数学)课程。“发明家”们的学制为六年而不是传统的四年,多出来的两年意味着他们毕业时除了高中毕业证还将获得副学士学位。此外他们还将得到在IBM年薪过4万美元的一份工作。IBM是Goode的公司合作方和STEM课程的关键开发单位。进入这个学校很可能就拿到了进入中产阶级队伍的门票。

  IBM企业社会责任与事务部副总裁里图(Stanley Litow)协助创办了Goode高中和纽约与芝加哥的其它七所这类学校,计划今后两年在两个州再建29所。里图所从事的工作不亚于再造美国中等教育。里图在对九年级学生的主旨演说中感谢他们选择Sarah E. Goode,告诉他们IBM对他们的成功有很大把握,“我们需要言谈举止像你们、生活像你们、志向像你们的人才,”里图说。这与奥巴马总统对21世纪新劳动力的期望相呼应,即不仅技能更高而且更多元化和包容性。

  孩子们对有机会进入一个不设入学考试和不合理学费的学校似乎很感激,老师们似乎也乐于为他们服务。不过正如里图、他们的老师和学校的其他人员一样,这些十几岁的孩子是美国教育重要创新实验的一部分。如果实验获得成功,这类学校将为美国的伟大进步提供动力,而这样的进步在二战结束后就再也没有过,当时州政府决定之前自愿选择的高中教育应为法定义务教育,以保障高科技新工业时代所需的技术人才。

  包括奥巴马、教育部长邓肯在内的众多美国领导人、几十家大公司CEO和高管、相当数量的大教育家认为,我们再次处于这样一个转折点。他们都在传播中等教育应由四年延长至六年的观点。在田纳西州,共和党州长哈斯莱姆(Bill Haslam)提议为高中毕业生提供两年免费社区大学教育。俄勒冈州议员正在讨论类似的提案。不过障碍也相当大,首先最明显的问题是“谁掏钱”?Sarah E. Goode之类的实验学校是一回事,但使其成为主流将需要显著投入,以及相信劳动力受教育程度提高所带来的经济效益将抵消其成本。

  有证据表明,把基础教育延长到12年以上很有利。如今四年高中毕业只能保证将来赚15美元/时。乔治城大学教育与就业中心预计,截止2018年的十年中美国经济将创造大约4700万就业机会,其中2/3要求高中以上学历;预计只有36%的工作由高中学历的人承担,拥有副学士学位者收入超过仅仅高中毕业者73%。

  不过为将来就业而改革教育并非只与延长学制有关,而是学什么及如何鼓励学生完成学业的问题。这就是所谓Sarah E. Goode“职业技术学院高中预备学校”(Pathways in Technology Early College High School ,简称P-Tech)之类的实验学校广受关注的原因。创办P-Tech学校最初由IBM、纽约市教育局和纽约大学提出。率先创办的布鲁克林P-Tech学校在两年半时间里接待了奥巴马、哈佛学者、中国官员等人的众多来访。第一届学生将在2018年毕业,不过很多人将提前完成全部学业。目前大约一半的老生已在学习大学水平的数学课程,他们谁也没有经过能力选拔,很多人将成为家里首个高中毕业生。在一个只有64.7%的孩子读完高中的城市,这样的成绩令人印象深刻。校长戴维斯(Rashid Davis)称这种公司学校合作关系十分宝贵:“当企业界走近学生帮他们营造学习环境,学生的前途不可限量。”

  戴维斯的话振聋发聩,因为过去美国与企业联姻的学校被认为是二流学校。1917年国会出台史密斯-休斯法案(Smith-Hughes Act),为从高中分离的职业教育(主要面向农村孩子)建立资金库,以免与当时毕业率开始提高的高中争抢资金——1900年高中毕业率只有6%。然而始料未及的是,职业教育脱离高中实际上贬低了它的地位。甚至当20世纪60年代职业教育与高中教育并轨时前者仍被视为劣等学生的收留地。与此同时传统高中教育并不必然保证一个好的未来:尽管经过了20年教育改革后如今70%的高中毕业生继续深造,但只有30%读完四年制本科,10%毕业于两年制社区学院。

  20年教育改革的内容包括推进共同核心课程标准、特许学校和加强学校与企业的联系。当年面临毕业生缺乏市场所需技能的俄勒冈州试图让所有高中以职业教育为重,但随后便因家长反对改弦更张,因为家长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离开“学术”道路。其它州教育与企业相结合的举措也遭到失败,因为被请来提供实习机会或协助开发更好课程的企业看不到16-19岁的学生对它们可能有什么用处。

  如今谁也无法对美国教育与经济的脱节熟视无睹。美国正在发生年轻人失业危机,教育程度有限的有色人种尤其受到深刻影响。(去年十月,寻找工作的黑人男性高中毕业生只有5%如愿。)而且劳动力市场供需严重不对称:哈佛商学院教授坎特(Rosabeth Moss Kanter)计算,上一轮经济衰退减少的工作1/3是因为求职者技能与企业所需不匹配。进入一代人面临的最严峻劳动力市场的毕业生背负着1万亿美元的助学贷款。美国经济发生了有利于掌握科技技能学生的结构性变化,以就业为导向的STEM教育实际上越来越诱人,企业对热爱科技的16-19岁学生越来越感兴趣。IBM等越来越多的蓝筹股公司认为,涉足教育对公司的长短期业务模式均有利:在解决技术工人缺乏的同时培养日后购买其产品的更强大中产阶级。

  这是一幅学生、教育家、企业、政府戮力经营的新景象,各方加强联系的紧迫性日益增强。、、等有觉悟的大公司一直在努力。2007年,在德克萨斯州协助开展的UTeach和职业培训Advanced Placement Training and Incentive Programs项目取得成效后全国推广。

  其它项目旨在帮助高中生获得大学学分,以减轻上大学的成本和顺利完成大学学业。盖茨基金会的Jobs for the Future program已为280所中学的8万名学生提供类似课程并取得巨大成功,其中90%的学生从高中毕业,学分超过平均水平12点。通过提供高增长行业的职业课程和实习机会,花旗集团前董事长桑迪-威尔(Sanford Weill)创办的国家学术基金会(NAF)让中学生接触职场。

  不过盖茨基金会、波士顿咨询公司与哈佛商学院的最新研究显示,公立学校与企业界的联系仍然分散、有限和无计划。虽然95%的受调查者声称企业以某种形式参与了助学,但多数情况仅限于出钱,只有12%的项目负责人认为企业深度参与。

  P-Tech学校寻求加强与企业界的联系。芝加哥市长伊曼纽尔(Rahm Emanuel)说:“为了保证最优秀的公司落户本地,我得向雇主保证我们人才的技能水平”。芝加哥正在整合Sarah E. Goode和其它P-Tech四所学校。这些学校是芝加哥在2012年9月与多所社区学院一同成立的,后者以物流、交通、医疗保健、IT、制造业等芝加哥增长最快的行业为重,校址与这些产业的聚集地相邻。

  与纽约市的情形相同,这些学校的课程由公立学校、芝加哥城市学院和IBM、思考、微软、无线、摩托罗拉等答应提供赞助的大公司联合开发。这并不意味着如大家熟知的那样公司出钱,芝加哥的项目完全由现有的公共资金买单。IBM等赞助企业签订协议时主要就是承诺协助学生指导和课程开发,以培养保证可获得体面工资工作的工人。目前仅IBM一家公司就因缺乏相应技能的员工而存在近1800个职位空缺。

  IBM的职位空缺很多属于需要中等技能工作,即不需要四年大学本科但又比高中学历高。这一现象凸显了美国经济的有趣现实:尽管媒体对中产阶级规模萎缩的报道铺天盖地,但预计中等收入的工作岗位实际将增长。劳工部数据显示,初级软件工程师、医疗技师、高科技产业制造等有科技含量的中等技能工作岗位本十年将增长17.5%,增速与高技术工作岗位一样快,远远超过低端工作机会的增长。虽然美国不乏博士生和汉堡师,但技能介于二者之间的数量却不够。太多四年制本科生在错误领域接受过多教育:当今文科毕业生所学专业的薪水不如理科同学,足足有27%的社区学院副学士收入超过学士平均水平。

  诀窍在于提高目前为10%的两年制社区学院毕业率。在设法缩小高中与社区学院差距的过程中,P-Tech蓝图代表着美国30年中等和高等教育改革的高潮。P-Tech有着强大的学术核心课程,具备某些“职业学院”因素,打造的高中与金融、电信等特定行业有联系,增添了一丝“大学先修高中”模式气息。大学先修高中允许学生在高中完成部分大学学分,以减少后来上大学的费用和提高毕业率。在课程开发和学生指导方面大学先修高中引入企业资源。

  不过P-Tech学校多了最终至关重要的因素,即对毕业生提供就业保障。哈佛大学教育学教授施瓦茨(Robert Schwartz)表示:“P-Tech吸收了其它办学理念的精华并通过弥合就业鸿沟而更进一步,IBM在这方面做得很好。”

  P-Tech在很多方面像成功的日耳曼模式的现代化白领翻版,学生学习面向专门职业技能的课程。(德国、奥地利、瑞士、斯堪的纳维亚诸国等遵循这一模式的国家年轻人失业率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在其它方面P-Tech则更具创造性,更注重基础知识积累,这样做很重要,因为不可能完全预计将来的工作有何需求。

  无论是芝加哥和纽约、康涅狄格州等正在开展的北部州,P-Tech六年制高中模式尚处幼年时期。目前P-Tech学校所受工会掣肘令人意外地小,因为学校是在传统公立学校体制之内运行,而不是像特许学校那样在公立学校体制之外。

  不过P-Tech六年制高中要超越成功的实验阶段扩大规模还有其它大问题须解决。资金便是一个问题——尽管提出了很多解决方案。田纳西州州长哈斯拉姆(Haslam)称彩票销售的多余资金可覆盖该州所估计的3400万美元/年免费社区学院教育成本。Litow和其他人希望职业教育法《柏金斯法案》(Perkins Act)可提供相应资金。每六年重新授权的《柏金斯法案》今年提交国会再授权,预计将对P-Tech之类的模式政策倾斜。

  P-Tech全国实施要求地方领导人开明。在布鲁克林和芝加哥,P-Tech均得到厉行教育改革市长的支持,能够强力推行新项目。这些学校也布局在方便财富500强公司的主要人口中心。施瓦茨说,推动P-Tech发展到一家蓝筹股公司单凭一己之力做不到的地步,全行业的合作是必不可少的。

  这些问题亟待解决,因为有证据表明,将来称职的学生必须接受至少两年的高等教育——无论在高中还是在大学完成。“一些孩子六年、一些孩子四年毕业,我们希望当我们考察孩子们的学业时,他们总是能一语中的,”对P-Tech和其它STEM中学提供支持的微软全球公立教育副总裁如是说。

  P-Tech学校不仅激发了师生的热情,而且在企业所占经济比重空前庞大、劳动力与经济整体更加分化之际增强了公私部门的联系。今年IBM将有18所P-Tech新学校推出,到2015年再增加11所。

  去年11月,奥巴马在新拨款基金中为P-Tech之类的学校指定1亿美元拨款开展教育实验。他在这两年的国情咨文中反复强调“我们正在改革美国高等教育”。当然,最后的改革步骤尚未采取。上一次改革中等教育时国家领导和选民确信人人获得免费中等教育。如今大家对年轻人四年高中教育后须继续学业取得广泛共识,确保人人获得适当的教育再一次成为挑战。(柠楠/编译)

上一篇:四川宜宾发现2.4万公顷天然无污染富硒土
下一篇:商院关注:挣百万年薪的15种能力
本文关键词: 财经滚动
关于中国产经网
中国产经网是目前国内专业的产经经济新闻网站,目前开设栏目产业资讯、财经热点、互联网、科技新闻等栏目。
合作网站
  • 北极圈
  • 酷易云
  • 联系我们
    中国产经网版权所有
    1909395204@qq.com
    QQ:1909395204
    地址:北京是朝阳区光华路4号
    站长统计  |